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關山遠:跟杜月笙學做人?別搞笑了!

2019-06-06 09:19
來源:半月談網

曾幾何時微信朋友圈里頗為流行所謂的“杜月笙看人”“杜月笙語錄”,真真假假,似是而非,甚至還有《跟杜月笙學做人》一類雞湯文章——這絕對是一碗“毒雞湯”。

眾所周知,千萬不要跟流氓合作;同理,千萬不要把流氓當人生導師——杜月笙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即使他一身長衫、滿嘴義氣。

跟一般江湖兒女不一樣,流氓心中,沒有是非,只講利益。

杜月笙是流氓,而且是個超級大流氓。這是誰也不否認的——不管有人怎么說杜月笙夠朋友、“會做人”、仗義疏財、與孟小冬的“愛情”……也無法回避一個事實:杜月笙是個流氓。

當然,也有人說,流氓又怎么了?劉邦當年不也是流氓嗎?

但杜月笙真不是一個尋常意義上的流氓,他是一個靠販賣毒品搭建起其龐大的商業帝國并始終沒有放棄這一罪惡職業的流氓。

杜月笙出身貧寒,很小的時候就父母雙亡,14歲時,到上海水果行當學徒,練就了單手削梨且削掉的梨皮不斷之絕技。但他無疑不想僅僅當一個上海灘的削梨高手,他往惡少年的路上發展,小偷小摸,嗜賭成性,日夕與流氓、歹徒為伍。因盜竊被開除,又去另一家水果店。這樣下去當然沒前途,他后來拜青幫一個流氓小頭子為老頭子,得到了去流氓巨頭黃金榮府上當差的機會。他機靈詭詐,善解人意,迅速得到黃金榮老婆的賞識,由此成為黃金榮的親信,由傭差上升為鴉片提運,并負責經營法租界三大賭場之一——公興俱樂部。

毒品與賭博,成為杜月笙事業支柱,尤其是販賣鴉片與毒品生產,讓他迅速積累了驚人的財富。他在老家建的杜氏家祠,占地十畝,落成時盛況空前,幾萬人組成儀仗隊,連蔣介石都送了匾額,上書“孝思不匱”——但極具諷刺意義的是,這個祠堂后來成了杜月笙的地下嗎啡和海洛因加工廠。

杜月笙不僅有錢,更有勢,堪稱上海地下皇帝,否則,毒品生意有那么好做嗎?英國學者喬納森·芬比所著《蔣介石傳》一書,詳細描寫了當年杜月笙是如何經營毒品生意的:

“到1927年,正如上海警察史學家弗里克·威克曼所注意到的那樣,沒有青幫的允許,幾乎沒有什么非法的東西可以經營。而那些藐視它的人很可能發現他們會遭到槍擊、綁架或者被人用水果刀挑斷腳筋。每逢中國的春節,杜(月笙)會邀請重要的毒品商人參加聚會,并且告訴他們付多少保護費。而那些未能付錢的人會發現有一副棺材被送到了他家以示警告,有時候還會有抬棺材的人。在一次迷霧重重的事件中,杜不喜歡的三個法國官員,在吃完他為他們而設的以來自寧波的蘑菇為特色的晚宴后不治身亡。這個歹徒的黑手到處都能看到,蘑菇宴事件之后不久,一艘載有有關租界地毒品交易報告的馳往巴黎的船只在印度洋失火沉沒。報告丟失了,而且死者中有一名著名記者阿爾伯特·倫德萊斯,他曾宣稱將把一條‘爆炸性’的新聞帶回家。自然而然,沉沒事件應歸因于杜。顯然他是那個任何意欲控制上海者都必須與之打交道的人。”

杜月笙發家后,一改傳統流氓身著短打、手戴戒指、卷袖開懷的打扮,而是四季身著長衫,打扮斯文,衣領扣子扣得嚴嚴實實,這個細節,讓今天一些吹捧杜月笙的人驚喜不已。

但如果穿衣打扮,就能改變一個人的本質,那么,這個世界早已如天堂般美好了。

當年,上海灘三大流氓巨頭,有“黃金榮貪財,張嘯林善打,杜月笙會做人”之說。

不少人認為,杜月笙最終取代黃金榮,成為上海灘第一流氓,是因為他會做人。

此言錯矣!杜月笙從小弟到老大,是因為蔣介石。喬納森·芬比在《蔣介石傳》中寫道:三巨頭中,“成為蔣(介石)最重要盟友的卻是第三個人物,貧窮的米店老板的孤兒杜月笙,由于非常明顯的原因,人稱‘杜大耳朵’……”嘴大瘦削有著一雙大耳朵的杜月笙,因為1927年4月12日協助蔣介石在上海屠殺中共黨員,一躍成為蔣介石的忠實盟友。《劍橋中華民國史》在提及“四·一二”政變時,說作為幫兇的上海“青幫歹徒”是“黑手黨”。

史載,正是通過這一事件看到了杜月笙的心狠手辣,黃金榮從此退居幕后、甘當老二,讓杜月笙成了上海青幫第一人——要知道,汪壽華是杜月笙的“好友”,4月11日晚上,他接到邀請赴杜府死亡夜宴時,正是出于對杜月笙的信任,拒絕了同志讓他攜帶保衛人員的建議,單刀赴會。進入杜宅后,汪壽華即被杜月笙指使手下流氓芮慶榮、高鑫寶、馬祥生和葉焯山等人打昏后裝入麻袋,殘忍活埋于滬西楓林橋,年僅26歲。

杜月笙由此得到了他想得到的巨大利益:他被蔣介石授予少將軍階,蔣介石更在所謂的“更具體的讓步”中,把上海地區的鴉片權利交給杜月笙的一家公司,并安排軍警協助保護青幫的鴉片運輸與倉儲。最具諷刺意義的是,蔣介石還讓杜月笙這個鴉片販子當上了上海市禁煙局的局長……

美國著名傳記作家漢娜·帕庫拉在《宋美齡傳》一書中寫道:

“有位美國外交官很好奇,為什么每次蔣介石到上海都要見杜月笙?有個中國官員解釋給他聽:‘蔣委員長到了上海,第一件事就是向杜月笙投名帖……兩人之間的關系只是一種安排:杜月笙負責率領他的黨羽管束共產黨及其他不良分子不輕舉妄動,換取他在煙毒、賭博和賣淫業的行動自由。’為了滿足杜月笙追求社會地位的欲望,蔣介石指派他為‘上海剿共特派員’。不僅如此,他的鴉片專賣生意若是失敗,杜月笙還會要求退錢給他——他可是付了政府六百萬元開辦費——宋子文提議以政府公債償付。不幸的是,宋、杜皆心知肚明,政府公債一文不值。一九三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倪太夫人逝世當天有人企圖殺害宋子文,也就不足為奇。我們可以認定,經過這一幕,要給付杜月笙的退款很快就以現金支付。”

《蔣介石傳》一書中,也提到了這么一個細節:因為某次誤信宋美齡姐姐宋靄齡提供的內幕信息,杜月笙投資失敗,他找宋靄齡的丈夫、民國財政部長孔祥熙索要賠償,后者拒絕了,書上寫道:“‘那天晚上”,一位英國顧問弗里德里克·萊希-羅斯回憶道,‘一個頭等尺寸的棺材被六個參加葬禮者放在孔博士的家門口。’第二天,中央銀行即開會同意補償一位遭受兌換損失的‘愛國公民’。”

為了錢,杜月笙可以殺死租界的法國官員、外國記者,還可死亡威脅蔣介石的小舅子與連襟。他的這個特權,又哪是曾經的“老頭子”黃金榮能夠相比的?

應該說,杜月笙是在一個特殊年代特殊背景下崛起的特殊人物:當時蔣介石政府因治理能力低下而不得不倚重的“黑幫管理”。

在珍珠港事變之前,上海是一個被各方勢力割裂的城市,分為華界、英美主導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這三塊各有自己的行政、司法、治安系統,國民黨政府的勢力,只在華界有效,而公共租界與法租界,也長期處于誰也不搭理誰的狀態。這種割裂狀態,為青幫集團的興起提供了廣闊的空間,流氓像游魚一般穿梭三個板塊之間,形成一個龐大的地下社會,黃金榮杜月笙這類流氓頭子的話,比官方更管用。而官方,無論是租界還是華界,也樂于利用大流氓去管理小流氓,尤其是給黑幫提供了生存空間的租界,他們是人數偏少又沒民意基礎的殖民者,社會管理能力極其有限,所以從未想過要清除黑幫,甚至讓一些聲名顯赫的黑幫頭子進入巡捕房,以達到“以華治華”、“以暴制暴”的目的,因此構成了一種奇特的平衡:黑幫幫助租界維護公共秩序,而租界則給黑幫從事非法勾當的權力,杜月笙的毒品生意,就是在法租界做大做強的。

正是因為官方能力低下,黑幫才得以在民間形成有廣泛而有效的控制力,這種基于暴力與不道德的控制力,又被官方看中,雙方形成合作,各取所需,坐地分贓。

那是一個實用至上的年代,哪管什么道德與正義?

租界需要黑幫管理,而蔣介石需要黑幫給他提供金錢。《宋美齡傳》一書中寫道:“委員長的‘剿共’作戰一向耗費不貲,他依靠兩個來源取得經費:一是財政部長,一是從毒品生意擠錢。蔣介石如何設法把鴉片市場的交易所得注入‘剿共’作戰,同時又義正詞嚴下令取締吸毒,乃是一個政客說一套、做一套最鮮明的例證。”馮玉祥當年也憤憤不平地說:蔣介石是一個獨裁者,他的用人“無論你怎樣貪污,也無論你怎么壞,只要你擁護他個人就能成。”

不容否認的是,杜月笙確實在抗戰時期做過相當大的貢獻,為國家為民族立過功勞,面對日本人的誘惑,他也顯現了中國人的氣節,這也是今天一些人譽美杜氏之要點。

是的,我們不能因為杜月笙是一個鴉片販子而否認了他積極抗戰的事實,但是,我們更不能因為他為抗戰做過貢獻,而有意忽略了他是一個罪惡的鴉片販子(即使在抗戰期間也仍然是鴉片販子)的事實。

網上流傳的所謂“杜月笙名言”、“杜月笙語錄”,頗多經不起推敲,顯然是今人杜撰,比如有一則叫“杜月笙看人”:1,一群人中最安靜的人,往往最有實力。2,膽小的男孩一般能成大事。3,打仗前思后想才是帥才。4,流淚的男人一定有愛心。5,愛罵人的人,內心都很恐懼。6,不吸煙不飲酒的人,都很自私。一般不可托終生。7,重情之人,難有愛情之幸福。當你說岀愛字,你就處于被動。

用句流行話來說,“也是醉了”,杜月笙從一個流氓,轉眼化身為詩人、心理專家和愛情大師了。

根據史料可供考證的確實出自杜月笙之嘴的話,一是“做人有三碗面最難吃:人面、場面、情面。”還有“夜壺”說,其實真實版本,并非流傳甚廣的這一段:“我就是蔣介石的一個夜壺,想用就用,不想用就塞到床下去了。”實際上,他的原話是這樣的:“你們不要看許多大好佬們,都跟我稱兄道弟,要好得很,就此以為我想做官是很容易的了。殊不知,他們是在拿我當作夜壺,用過之后,就要火速地藏到床底下去。”杜月笙不會專門針對蔣介石而說這種話的,即使他知道,他確實就是蔣介石的夜壺。杜氏在蔣面前的失寵,是在抗戰結束之后,上海租界已被收回,黑幫作用開始降低,杜月笙已不復以前的價值。后來,“太子”蔣經國到上海“打虎”,以投機倒把罪逮捕了杜月笙的兒子杜維屏,判了六個月徒刑。杜月笙此時已經明白:他的特權已經失去了。

其實,還有一句杜月笙的真正名言,卻被今人有意無意地淡忘了,那就是:“花一文錢要收到十分錢的效果。”

這句話,才是杜月笙的本色流露。

杜月笙很有錢,他花了不少錢來投資人脈,籠絡各色人等,從黑幫人物到各路軍閥,從政治要人到文人墨客,他還做了一些慈善事業,平時也沒什么架子,甚至別人請他再展示一下當年在水果鋪當店員時的削梨絕技,他也不介意露一手,今天因此有些人贊嘆不已:看看看,這么了不起的成功人士,還這么和氣這么放得下面子這么會做人……

只要有錢,就是成功嗎?

要知道,杜月笙的錢,是浸透著血的不義之財;杜月笙嫻熟削梨之手,又沾染了多少血?

有段時間,流行偽書,不良書商假借一個子虛烏有的外國人名字,找寫手拼湊一堆莫名其妙的文字,就能大賣。

如今,有人杜撰杜月笙的所謂“名言”“語錄”,破綻百出,卻也能在網上引發追捧,頻頻轉發,不少人一飲而盡這有毒的假雞湯,還頻頻點贊,或若有所悟,或深受啟發,以為學到了人生真諦。

從癟三到大亨,杜月笙確實是個很有能力的人,智商情商都高,但這樣的人,真的能夠成為人生導師嗎?所謂“跟杜月笙學做人”,是不是完全忽視了最關鍵的一點:“學做人”,究竟是為了什么?

這無疑是一種深切的悲哀,一個應該被唾罵的毒販,卻成了某些人的偶像,就如李宗吾先生當年用來反諷批判的“厚黑學”,卻成了某些人用來混社會的教科書。

其實,學做人,先賢有諸多名言,遠的如孟子所言“吾善養吾浩然之氣”,近如曾國藩提倡的“拙誠”。

今天,太多人渴望成功,這是一件好事;太多人聰明,這也是一件不壞的事。但如何理解“成功”與“聰明”,則是對一個社會道德的綜合考驗。

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有“浩然之氣”,更不能要求每個人尤其是那些聰明人“拙誠”。

但是,跟不能認賊作父一樣,也不能,以邪為師。

責任編輯:劉飛

熱門推薦

浩博国际vinbet下载 新河县| 镇江市| 商南县| 舞阳县| 尼玛县| 保德县| 朔州市| 独山县| 肥城市| 江油市| 宾川县| 泽库县| 普兰店市| 黑河市| 垦利县| 巴楚县| 应用必备| 阳城县| 中阳县| 中卫市| 澄迈县| 子洲县| 康定县| 习水县| 社旗县| 沧州市| 文化| 泸定县| 博客| 河间市| 罗平县| 安远县| 孟村| 杂多县| 金昌市| 兴业县| 和硕县| 凤山市| 咸丰县| 瑞丽市| 定兴县| 阿勒泰市| 宝清县| 阳信县| 宜都市| 新河县| 乌鲁木齐县| 海伦市| 体育| 土默特左旗| 通渭县| 资阳市| 民县| 苍溪县| 绥德县| 津南区| 理塘县| 翁牛特旗| 城口县| 云浮市| 班戈县| 乳源| 山阴县| 青海省| 桂平市| 班玛县| 郓城县| 武乡县| 合江县| 吉林省| 海晏县| 红安县| 麻栗坡县| 彰化县| 准格尔旗| 包头市| 营山县| 乐东| 吴川市| 兰溪市| 逊克县| 民丰县| 岳阳市| 太原市| 新巴尔虎左旗| 昌吉市| 丹棱县| 安仁县| 兰州市| 萨迦县| 德兴市| 新竹市| 白银市| 红桥区| 松潘县| 城固县| 抚州市| 台北县| 仪陇县| 巴林右旗| 精河县| 交口县| 宜城市| 油尖旺区| 小金县| 绥芬河市| 高密市| 长宁区| 鄂托克旗| 吴江市| 木里| 双桥区| 龙里县| 全南县| 广汉市| 安新县| 楚雄市| 阳新县| 离岛区| 绍兴市| 百色市| 喀什市| 志丹县| 内黄县| 乌兰察布市| 满洲里市| 桂阳县| 石门县| 延安市| 武乡县| 黑河市| 噶尔县| 洛南县| 鹤山市| 岳西县| 福州市| 唐海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