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投入不少,見效不多!資源進村遭遇“最后一公里困境”

2019-06-11 09:39
來源:半月談網
隨著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的推進,各種資源要素匯集鄉村,化作推動鄉村發展的強勁動力。其中,政府投入尤為巨大。但筆者調研發現,一些項目工程中,政府投入越大,基層治理效能越低,資源進村遭遇“最后一公里困境”,亟待破解。

真能做到“各家自掃門前雪”,那就是治理高水平

華北某大城市遠郊的一個村,是一個有500年歷史的古村,人口不到500人,100多戶人家。這幾年,隨著城鄉統一的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政府為該村配置了7個保潔員打掃衛生,但村莊環境一塌糊涂,見不得人。

區領導到村里調研,問村干部到底是怎么回事。村支書說是因為村里缺錢、基礎條件也不好,所以村莊環境治理沒法搞。區領導追問,那要怎樣才能搞好呢?村支書毫不含糊,開口就要50萬的財政支持。區領導想看看村里到底怎么個弄法,就爽快地答應了。

其實,區領導心里明白,根子是村里自從有了保潔員以后,村民就不在意公共衛生了;保潔員看到這種情況,也就不負責任。村干部也形成了依賴思想,還是想增加投入來解決問題。

村支書在獲得區領導的許諾后,開展了浩浩蕩蕩的村莊環境整治活動。先是請了幾輛挖土機,再是趁著搞黨建活動的機會,把區、鄉兩級的機關干部組織到村里來,還召集全村的黨員一起,共100多號人在村里掃大街。區長也參加了這次活動,“混”在群眾里聽群眾的反映,觀察到了不少真實情況。讓他驚奇的是,群眾站在旁邊一邊嗑瓜子一邊看熱鬧,像逛動物園一樣,時不時指指點點哪個領導干得如何。

這位區長在跟筆者聊起這件事時,感嘆了一句:曾幾何時,“各家自掃門前雪”是一個諷刺;而今,基層治理要是能做到這一點,那真是高水平!

筆者這些年跑了不少地方,類似現象實在是普遍。比如,很多農田水利項目,花了幾百上千萬修的渠道,因為農民用水合作不起來,多年就沒用過一次,最后還是廢了;村里修路,到了農民家門口,各種阻撓要賠償的,也實在是多。

政府投入越大,基層治理效能越低

這些年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已經達到了相當水平,且國家還在加快推動城鄉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融合發展。然而,幾乎所有地方都面臨著“最后一公里困境”:國家投入是不少,效率卻極低;更有甚者,政府投入越大,基層治理效能反而越低。問題出在哪里?

直接原因是政府投入體系有問題。當前,幾乎所有政府投資都是以“項目”的形式進行。從資金管理的角度上說,因為項目制有一套完整程序,可以“控制”項目資金的流向,避免資金撒漏。

但筆者調研發現,不少縣都形成了一個依附于政府項目的壟斷市場。在這些縣里,無論如何市場化運作,最后的結果通常是形成一個穩定的分利秩序——比如,水利項目總是一個老板承包,交通項目又是另一個老板承包。這些承包商,要分給有資質的建筑公司和負責實施的鄉村干部一定的利益,如管理費、承包費等,不一而足,提高了項目實施的成本。

筆者和村干部多番計算發現,和村莊自主實施相比,按照政府規定的項目制的方式開展基礎設施建設,成本至少要提高20%,但質量比村莊自主實施的還要差!原因很簡單,只要是村莊自主實施的,村干部都要想盡辦法節約成本,村干部和村民都時刻在監督工程質量。

地處寧波市郊的集士港鎮山下莊村,有較為雄厚的集體經濟基礎。2018年,該村主動開展村莊環境治理,請求鎮黨委政府允許其自主實施,保證資金不出任何問題。鎮黨委政府為此召開專題會議,形成了會議紀要,允許其自主實施。

集士港鎮黨委政府專門建立了零散工程的監管辦法,每一筆資金去向都有案可查;村莊環境整治的每一個項目,都經過“四議兩公開”的程序,充分論證、充分公開;所有工程,都由6個項目實施點的“點長”(村民小組長)組成的理事會具體實施;所有項目都是群眾自己設計,自己動手,就地取材。當然,還有財務透明。

項目實施下來,村集體至少節約25%的成本。更重要的是,干群之間通力合作干事業,無形中提高了村級治理能力,群眾滿意、干部也有成就感。山下莊村在項目實施過程中,也碰到一兩戶“釘子戶”,但不用村干部出面,群眾在“點長”和村民代表的帶領下,對“釘子戶”進行教育,自己就解決了問題。(作者系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 呂德文)

提高治理能力,少點包辦思維

呂德文

村民在討論村里事務 徐昱 攝

“最后一公里困境”看似復雜,其實也簡單。當務之急是,國家投入要少點“包辦”思維,把重點轉移到提高基層治理能力上來。

一是基層治理是有價值觀的,要避免“施舍式治理”。基層治理并不是單純的行政工作,更不是簡單的一個一個“項目”實施組合而成的總體。國家投資不是“賦予”,更不是“福利分配”,而是為農村發展提供基礎條件。美好生活的實現,還是要靠群眾自己的努力。因此,基層治理尤其要避免“老好人主義”,否則,就是助長“等靠要”心理,基層治理會變得不可持續。

二是基層治理要講究方法論。基層治理是一個需要講究主體性,充分發揮主動性的過程。基層干部不應被設置成機械的政策執行者,而應該是富有創造性的治理者。過去多年的政策慣性是不信任基層干部,很多政策都在想方設法繞開基層干部,比如,各種涉農補貼,“直達”了農戶,卻同時疏遠了基層干群關系;項目制基本上可以實現封閉運轉,卻也變得和基層干部群眾沒關系。這容易導致“群眾無感、干部不滿”。基層治理中比較合適的是,所有的政策落實和國家資源投入,都應歸結到提高基層治理能力上來。只要干群關系密切了,群眾被有效動員起來了,基層治理的智慧和方法就會被無限創造出來。

三是保持基層治理體制的穩定性。“鄉政村治”模式是經過長期歷史實踐形成的治理體制,有其深厚的經驗基礎。這意味著,基層治理的關鍵還是要發揮村民自治的制度優勢,要讓群眾成為自己的主人,而不是一個旁觀者。非常遺憾的是,當前基層治理創新盛行技術治理潮流,以為用一些現代的治理技術可以一勞永逸解決問題;或者輕易改變基本的治理單元,也以為這是一種創新。殊不知,基層治理的核心不是事務工作,而是群眾工作。但凡是不利于密切干群關系的制度,都需要警惕;而凡是有利于動員群眾參與的機制,都要積極支持。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

浩博国际vinbet下载 太仆寺旗| 北川| 中超| 深水埗区| 广河县| 湘潭县| 闽侯县| 富源县| 隆子县| 建德市| 德钦县| 大庆市| 越西县| 吉安县| 六盘水市| 宁德市| 图片| 济南市| 乐亭县| 延吉市| 临海市| 平果县| 岳普湖县| 武夷山市| 金堂县| 青神县| 富平县| 调兵山市| 通州区| 城固县| 麦盖提县| 舒兰市| 洪洞县| 苏尼特左旗| 兰坪| 洪江市| 台江县| 宁阳县| 隆回县| 淮安市| 古浪县| 屯留县| 镶黄旗| 肃南| 南和县| 策勒县| 鞍山市| 和林格尔县| 乌什县| 葫芦岛市| 稻城县| 内黄县| 田林县| 紫阳县| 襄垣县| 西乡县| 东乌珠穆沁旗| 霍城县| 卢氏县| 黄陵县| 墨玉县| 阳东县| 罗平县| 上虞市| 东阳市| 平顺县| 苗栗市| 屏东市| 夏津县| 四平市| 禹城市| 汕头市| 河北区| 定边县| 北宁市| 佳木斯市| 昆明市| 涟水县| 鄂托克前旗| 景宁| 漳平市| 芮城县| 禹州市| 炎陵县| 抚远县| 类乌齐县| 乌恰县| 温州市| 凤翔县| 涞水县| 洛阳市| 包头市| 西林县| 罗源县| 平陆县| 博湖县| 喀什市| 广南县| 商南县| 堆龙德庆县| 安泽县| 旬阳县| 淄博市| 斗六市| 河池市| 怀集县| 马鞍山市| 凤山县| 象山县| 任丘市| 汶川县| 阳西县| 佳木斯市| 龙山县| 昌宁县| 莆田市| 彭州市| 措美县| 托克逊县| 青冈县| 承德市| 随州市| 康马县| 苏尼特左旗| 来安县| 西丰县| 通城县| 长兴县| 玉屏| 华坪县| 眉山市| 哈密市| 武清区| 井陉县| 麻城市| 芜湖市| 兴业县|